爸爸在3月份因為胸悶、喘不過氣來,被救護車緊急送到醫院急診,等我接到消息的時候,已經在加護病房了,難以想像是媽媽打電話叫救護車,宛如是爸爸的救命恩人似的。在這期間,爸爸因為呼吸困難、含氧率過低,而緊急插管治療,在狀況穩定之後,醫生決定可以拔管了,又是我們家屬擔心的地方,害怕爸爸不知可不可以渡過這次難關,幸好爸爸是關關難過關關過。

   轉到普通病房,竟然是我們的惡夢的開始,爸爸總覺得自己和以前一樣,在病床躺了2天就覺得自己的身體OK了,動不動就想要自己起床活動,只要我們一不留意,可能就慢慢地摔下床舖,雖然我們有很多人輪流照顧爸爸,總有青黃不接的時候,而護士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將爸爸綁在床上,這樣爸爸就不會起床亂跑,可是又引起他最大的反彈,扯著大噪門在罵,為什麼把他綁起來,其實是為了他的安全,因為他會扯滴點、鼻餵管、尿管,一切大家都想不到的東西,只要是不是屬於他身上的東西,他都會扯掉,有時我只是低頭看一下自己的東西,抬起頭就看到爸爸扯出血淋淋的管線,那時候的我就只有三條線了,只好告知護士,任憑醫院處置了,畢竟是自己的父親,我也只好是無怨無悔地幫他收拾善後了。

    可是,誰知爸出院之後,好像是換了一個人,成天有說不出的話要告訴大家,只要我們做子女回到家之後,他就緊捉住每個人傾訴他從前的苦,他的身上是肩負著孩子的教育費、生活費,他是如何賺錢、如何養育我們,每一筆款項就是細細地說來,有時候也會讓我們望之卻步,不太想回家,但是我卻不能,因為我每天要到爸媽家接小外甥去上學,也要幫他們買菜,所以很容易聽到他們的抱怨,可是父母又不服老,又也愛外出運動,有一次只為撿拾掉落地上的東西,這樣一下就足夠讓救護車載到醫院縫針了,爸爸脾氣暴躁,找不出原因,只好再到醫院去尋找專業醫師,為他這一陣子的行為,找尋合理的解釋,做了電腦斷層掃描,判定他可能是因為緊急插管傷害到腦引起的失智症,只能靠醫物治療了,看著爸爸的情緒起伏不定,動不動就對家人大小聲,愈是親密的人愈是得到他的炮火,小外甥也常因為阿公的情緒起伏,嚇到一旁哭泣,直嚷著不想住在這裡,阿公很兇,動不動就會罵人,阿姨你怎麼不把阿公接到你家住啊!

    這時候的爸爸,我怎麼看他好像是一個天生的演員,記得爸爸出院後一個月,回診的頻率也調成一個月一次,我們就決定讓父母可以到嘉義住一陣子,也讓我們可以休息一下,換人接手照顧爸媽,誰知住不到一個禮拜,爸媽就打電話回家說他真的生不如死,在這裡就好像在住監獄一樣,每天還要等他們帶東西回來給我們吃,我們還要看他們的臉色才可以吃東西,大姐只好將父母送回來,當我聽到爸爸說生不如死的時候,就會想起這好像是穆桂英的台詞,什麼時候爸爸竟然會說這句話,但是一想到是自己的父母,我想我也只能無怨無悔了吧!

   其實爸爸一直喋喋不休,一直在抱怨我們,相對地我會比較擔心媽媽的情狀,畢竟媽媽是爸爸的枕邊人,爸爸有時候失智的時候,是認不得媽媽,因為在爸爸的眼裡,媽媽有可能只有4、50歲而且,而不是眼前白髮蒼蒼的婦人,還會拒絕媽媽同睡一張床,會怕媽媽告他意圖不軌,一直在質問我們你媽媽跑去那麼,都沒有回家睡覺,我很擔心他一個人在外面的安全,你們幹麼對那個女人好,他又不是你媽……逼著媽媽差點要去染頭髮來證明,他就是他貨真價實的老婆,但又在出門前爸爸認得媽媽,一直牽著他的手說你跑到那裡去了?,這不是演員,那還有誰可以如此真實地演出。每天就在配合爸爸演出的劇中開啟與落幕,總會有令人意想不到的劇本,也很佩服媽媽的耐性,換成是自己,我的耐性會不會被老公磨光了呢?

    7月份在家人聚會的時候,媽媽就在吃東西的時候,眼前發昏就昏了過去,由救護車送往醫院急救,那時候的我正在歸仁做結婚小物,心想其他家人都有陪在媽媽身旁,還是趕快把東西弄好再到醫院看媽媽,等到做好了也快6點,一到醫院才發覺媽媽一直沉睡在急診室裡,好像叫不醒似的,妹妹說”醫生告知是腦幹中風,我們已經同意放棄任何侵入性治療”,頓時自己的腦袋好像呆掉一樣,腦幹中風應該是很嚴重,不積極治療,隨時可能會在睡夢中去逝,若是積極治療,癒後也不保證100%可以恢復到以前的狀況,也有可能變成植物人。心情就down到谷底。媽媽的這一生就是如此地過了,一輩子為家庭、老公、孩子生活,都沒有屬於自己的人生,有可能就這樣走了……,我真的很無言。

    誰知到了第二天,接到妹妹的電話說”媽媽要轉到普通病房了”,著實讓自己嚇了一大跳,媽媽到普通病房還食慾很好,讓護士看了也嚇一跳,真的是謝天謝地,幸好媽媽沒事了。結果換來爸爸有事,爸爸在家擔心媽媽的情況,一直都無法入睡,只要睡過半小時就可以撐半天,半夜就會想去看媽媽,整個生物時鐘都亂了,而在家中大聲咆哮,幸好左右鄰居要很體諒老人家,大家都靜靜地睡覺,而我也在半夜2點多被電名回家安撫老爸,妹一看到我回家就趕快回房睡覺,獨留我和老爸在客廳,老爸一心就想去看媽媽,但是加護病房不是任何時間可以探望的,只好騙他家中的交通工具都壞了,我也是徒步走回家來的,半夜也沒有計程車可以坐(編這種理由老爸也信,可見他的心裡有多亂糟糟的,因為孩子聽到我講的理由,都笑我太唬爛了,這樣也信),只好坐在客廳陪他說話,直到4點多他累了,才讓他回房間睡覺,唉!我要一夜難眠了。

隔天帶爸爸去醫院看醫生,針對最近爸爸的身心狀況,能否住院觀察一下,無法入睡、情緒起伏過大,家人在照顧上也有些吃緊,結果爸爸住院,我們更累,因為他需要24小時看護不可間斷,一天的照護我們就耗費3~4人來照顧爸爸一人,可是住院一禮拜睡眠好像也改善的很有限,又檢查出心跳過慢,有時可能只跳3.40下而已,又送加護病房觀察,結果又大鬧加護病房,一想到會住在加護病房的病人,基本上都是身體非常不適的人,爸爸自認身體ok!就想下床走動,也不聽醫生&護士的勸告,當然又被綁起來,所以又開始大吼大叫,在加護病房住了幾天,醫生覺得心跳問題是一大問題,所以建議轉到普通病房觀察一、二天,是否要加裝心臟接駁器,觀察期間爸爸的心跳好像上下起伏很大,有時會跳到30幾下,但還是會回到70幾下,醫生決定還是讓爸爸心臟裝上”心臟接駁器”。

    神奇的事情發生了,原來的爸爸竟然回來了,耗費了快半年的爸爸終於住回自己的身體裡,因為原本的爸爸是一位沈默寡言的人,就算發生什麼事情,他總有一種處之泰然的感覺,偶然才會情緒失控大聲一點,他是外省老兵,所以噪門大了一點,除此之外在我的認知是位好好先生,誰知3月份的心肌梗塞&肺衰竭,性情大變變成我們都不太認識的老爸,每天總有花不完的脾氣,只有耐著性子好好跟爸爸,他就像是刺蝟時好時壞,我們都快招架不住,聽完醫生跟我們的解釋,是因為心跳過慢,血液輸送不到腦部,容易讓爸爸的腦部呈現缺氧的現象,所以他才會常常暴躁不安,跟他好好說才能安撫他的情緒,周而復始,我想家人也會吃不消,幸好有把問題的源頭找出來,才能解決根本,回到家的父親又開始安靜,靜靜在旁看報紙、看電視,我還喜歡這樣的老爸!

wendy786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